这里是鸢尾,旧圈名Gloria。有点儿懒散有点儿随遇而安。爱墨水和纸笔不爱说太多的话。
“以及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文野/双黑】酒与病热

*短打 意识流

十七岁的中也和太宰曾无数次在夏季湿热的空气里,和着笼罩着薄凉的日暮的雨水把任务对象送下黄泉奈落,他们的脚边永远盛开着温热的血液凝成的红莲,还有一些花瓣会沾在自己脸上,他们没有理会,反正血迹会和身上的温度一起随倾盆的雨水而消失得不留痕迹。他们疲倦不堪地回去汇报任务,然后各回各自住的地方。几天后中也紧绷的神经算是稍微放松下来了,他就在深夜跑出去,在附近随便挑一家不太显眼的酒吧开始灌酒,直到太宰治与某位声音好听的小姐的调情声在背后响起。

这时候的太宰治十有八九是不会理会中也的,中也也注意过太宰治的仪容和表情,他换下了那身黑色的西装,和每一位搭讪的小姐交谈的声音都温柔得像光滑的丝...

双黑——梦回

*意识流的小段子练习

梦里的一切就像被旧时海风捎来的海妖塞壬的歌声所蛊惑般,那些易怒和躁动顷刻间全盘瓦解,而中也对这样的感觉并不陌生。浮沉里他记起曾经自己最讨厌的人从断壁残垣里摇摇晃晃地站起来,无视绷带上的血痕,穿过被污浊毁坏的废墟走到自己面前,居高临下地盯着自己,双眼微眯,瞳仁里的潋滟是三分揶揄七分玩味,陌生却仍然精致,好像恨不得所有的光亮都被他诱惑着沦陷在那双鸢色的眼眸里。他不由分说地拉起自己的手腕,在耳边呢喃着梦呓般失真的话语,发动人间失格。

太宰治说出的话中也自然是什么都听不清也不想听清,可那些失真的言辞虽不清晰,却始终因为声线的低压而显得温柔,仿佛刻下了幽居黑暗处无数孑然一人的...

【全职/江周江】玻璃旅途Ⅴ

*各位我回来啦

*跪着爬上来更文otz otz

===================

CP  江周江

1.   2.   3.   4.  4.番外

周泽楷走在堆着雪的街道上,路边已经燃起了灯,街灯昏黄的光线被慢慢地模糊地拉长再拉长,像是最深的峡谷里涌动的黑色的潮水,哗啦啦地漫上了街道。

世界仿佛响起无数寂寞的飞鸟忽然腾空的声音,还有某个人慢慢踱步走来的脚步声。
周泽楷停下脚步不知道该不该回头,但在思索之余他立刻想起来,现在已经是肃杀的冬日,连飞鸟都已经泅渡南方...

以蜃景相吻

周江.

周泽楷朝自己扣下荒火的扳机时,江波涛就知道他要输了,输掉这些年来温存于时间断层里的琉璃灯一般的过往,像一个赌徒于赌局的方寸之间输得一败涂地粉身碎骨。在那样须臾间的巨响里,隐匿在凉薄的红颜皮影下的死亡,就这样轰然释放了它凛冽绝艳的美丽。

明明血液纤细温吞的味道在他的身边纠缠有如魑魅魍魉,明明马上就要掉进炼狱里了,连挣扎着抓住一根蛛丝一根稻草都做不到,江波涛却下意识地开始回想起周泽楷曾经站在港口的白色船帆下安静如潮汐的面容以及多少年来对他持之以恒的念想,清晰深刻得无以复加又万死难辞,犹如梦魇悄然种下的不可饶恕的罪孽。

但现在呢?他又输给了谁呢?

江波涛想自己怎么可能知道。即使他在周...

【全职/肖戴】好姑娘 下篇

.写给每一个佩戴着以时光为胸针的好姑娘.

上篇

========================

 接着发生了很多事,多得像银河间旋转的恒星,多得像滴满了池塘的露水,多得像童话故事中住在城堡里的公主怀中宝盒里的各色宝石,多得戴妍琦没法一个接一个回想起来。人的记忆力原本就有限,这个是不可否认的,好似草木的岁岁枯荣新旧叶互相更替。

戴妍琦也一样,她的个子又变高了,衣橱里新的战队服加了一个码子,桌子上多了几罐简单的化妆品,在夏休期里还跑去理发店拉直了头发烫了梨花烫 ,和肖时钦视频聊天时他调侃说小戴你是不是打算夏休期后艳惊四座?戴妍琦在屏幕前嘟起嘴说,队长你对我的新发型有什...

七夕情书


七月六日晴

To :Dear AIN

AIN。请允许我这么称呼你。我也只能这么称呼你了。

我们之间没有为对方取过昵称,三年了,我们都是直呼对方的全名,彼此喊得理直气壮,无论是在教室在操场上还是车站还是军训的宿舍里,就像初三时数学老师叫昏昏欲睡的我们站起来回答函数问题时一样心安理得。

我们谁都没有在乎过这个在我们看来微不足道得堪比氢原子质量的称谓问题——这甚至算不上问题,就像纯碱算不上碱性物质因为它是盐,称呼在你我之间的重量堪比浮游生物。

所以今天我面对发烫的手机着屏幕毫无招架之力,思前想后决定还是叫你AIN吧,原谅我只能这样叫你了,归根结底我们还是彼此了解得不够深。三年还是太短了。...

【全职/肖戴】好姑娘 上篇

.写给每一个佩戴着以时光为胸针的好姑娘.

========================

戴妍琦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普通又特别的好姑娘。

戴妍琦喜欢甜食,尤其是绵软的那种;

她喜欢晴天胜过雨天,喜欢秋季胜过春季;

比起一瓶瓶玻璃装的汽水,她更喜欢曾经家门口的小店里,用一块钱就能买到的大杯奶茶;

她能记得初中的上学路上有十七棵优雅的梧桐树,却总把自己老爸的电话号码搞错;

冬天的时候,她会偶尔盯着楼下的小雪人抱着热水袋发呆,而在仲夏里,她会穿着棉布裙子蹦跳着穿过窄窄的小巷,踩碎了一地镜子般的光斑;

她是在W市的一条老街区里长大的,左邻右舍都喜欢这个笑容可爱性格活泼的小姑娘;

她记...

你过得好不好  有看到你喜欢的下弦月吗

嗯  我过得挺好的  只是塞纳河还没有结冰  天冷了你就回来吧

【全职/主江周江】玻璃旅途Ⅳ 番外

这里鸢尾   

这章是第四章的番外   西皮是伞修橙   

===================

CP  伞修橙

1.   2.   3.   4.


残阳锋利地刺破身后的窗棂,但天空外依然是绚烂如最肆意绽开的花朵一般的红色,像极了明艳动人的佛朗明戈舞娘鬓角间的石榴花,和秋水般顾盼的眼眸。这些美丽点燃了所有掩在不知名的飞鸟翅影下的灵魂,映衬着一整个儿漩涡一般的云层翻涌着上演盛大而怒...

【全职/主江周江】玻璃旅途Ⅳ

这里鸢尾   未填完的旧文重新开始填坑   假期里一定更完

时常懒癌上身   码字废   何弃疗   还请各位包涵[鞠躬.jpg]

这是新篇章啦啦啦   但还是盯着键盘憋不出半个字 

===================

CP  主江周江  

1.   2.   3.


伞修橙番外.4.番外...

1 / 3

© 转朱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