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鸢尾,旧圈名Gloria。有点儿懒散有点儿随遇而安。爱墨水和纸笔不爱说太多的话。
“以及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文野/双黑】酒与病热

*短打 意识流



十七岁的中也和太宰曾无数次在夏季湿热的空气里,和着笼罩着薄凉的日暮的雨水把任务对象送下黄泉奈落,他们的脚边永远盛开着温热的血液凝成的红莲,还有一些花瓣会沾在自己脸上,他们没有理会,反正血迹会和身上的温度一起随倾盆的雨水而消失得不留痕迹。他们疲倦不堪地回去汇报任务,然后各回各自住的地方。几天后中也紧绷的神经算是稍微放松下来了,他就在深夜跑出去,在附近随便挑一家不太显眼的酒吧开始灌酒,直到太宰治与某位声音好听的小姐的调情声在背后响起。

这时候的太宰治十有八九是不会理会中也的,中也也注意过太宰治的仪容和表情,他换下了那身黑色的西装,和每一位搭讪的小姐交谈的声音都温柔得像光滑的丝绸,笑意缠绵,连手臂上那些染了血的绷带都用长袖尽可能地隐藏起来。

太宰治所做的一切伪装中也都深深地烙在眼底,一种恼怒的情绪摧枯拉朽地席卷了他的大脑。他几次想把太宰治拖出去打一顿,但太宰治一抬头,两人四目相对,太宰治朝他平静地微笑了起来,年轻的眉目竟显得柔软无锋,仿佛隔着一位陌生女子的他们,才是一对真正的情人。

有一次,一位小姐发现了太宰治眼神的偏移,她回过头看见了自己,中也握着酒杯的那只手的小指就像是被扯了一下,他立刻避开了太宰治投来的目光,好像手足无措的人是他。

那位小姐问太宰治那是你的熟人吗,太宰治笑着说不是啊。

那是中也第一次听见太宰治干脆地否认了两人之间的关系,能做的居然只有默默地聆听后,装作漫不经心地把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在那位小姐离开后,太宰治慢悠悠地踱步走到他身后,一把扯下自己的帽子,把它扔到酒吧外瓢泼大雨的一处肮脏的角落里,接着他们两个不由分说地在小巷子里大打出手。巷子里的路灯下两人扭打在一起,中也因为酒醉所以一直昏昏沉沉的,脑海里全都是水淋淋威士忌色的光影。当他被太宰治打翻倒在地上时,这个一生无法杀死或被杀死的冤家就立刻跨坐在自己身上,压得他无力抵抗。

中也回去处理裂开的伤口时,决定要是还有下一次,他一定要把酒一股脑地全部倒在太宰治的头上。 结果等到时机到了的时候,中也还是晃晃悠悠地放下了酒杯,他看着太宰治又一次冲他暧昧不明地微笑,真叫他恶心。现在几点了?哦,凌晨两点了,况且他已经喝了不少,太宰治的电气白兰还是斟满的,实力有点儿差距,说不定他现在恶意报复了太宰治后的结果又是一场惨烈的打斗,他又会被自杀失败导致腿受了伤的太宰治揍倒在那片湿冷的地上。周围是四面楚歌的黑暗,自己颈窝后的头发散乱不堪还会被积水沾湿,帽子不知去向,路面上碎石给予后背的疼痛犹如灼灼火舌的舔舐。

还是直接杀了他吧。中也想。听说太宰治问过酒保有没有什么东西加进酒里喝下去后就可以立刻毒发身亡一命呜呼,所以中也决定下次让酒保把他带去的洗涤液掺进太宰酒里。啊啊,我可是想他死想到发疯了。


评论(2)
热度(15)

© 转朱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