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鸢尾,旧圈名Gloria。有点儿懒散有点儿随遇而安。爱墨水和纸笔不爱说太多的话。
“以及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职/喻队生贺]你来过,很优秀

私心打了喻黄tag因为只有一点点

文中的密码按照摩斯电码翻译吧


是谁说:“ 那些流传的诗歌唱着传奇,传奇里唱着传奇的人。”


Young 年轻的

十六岁的喻文州仍是一个少年, 没有战队没有比赛,眼角的年轻的棱角尚未被温润取代。而课下之余,已经玩起了那款名叫荣耀的游戏。

在渐渐熟悉了绚烂的刀光剑影的特效的时候,或许连喻文州自己也不知道,望向电脑屏幕的眼神里,究竟映着怎样隐默却足以耀世的天火。

未来那场蓝色的雨将下未下,还有太多人没有遇见,也有很多人没来得及说一声真正的再见。但他相信,所有拐弯后的机遇都会像很多个遥远的夏天里盛大的阳光一样,值得厚爱与坚持。

他也一样。年轻的,即将绽放的光。

Unbelievable 不可思议的

训练营里,喻文州听到那位叫黄少天的男生给自己取了一个外号,叫吊车尾。只是因为自己的手速罢了。

但无论是在不久以后的训练中,他在所有人出乎意料的眼神里击败了还作为蓝雨队长的魏琛,还是那年出道时 ,夜雨声烦挡在前方,在游戏界面里缓缓地举起了冰蓝色的剑刃,一瞬间撑开了一片磅礴的天地。而后身后诅咒低回,索克萨尔黑色的衣角扬起犹如鬼魅张开的翅膀。

都是现在,喻文州自己无从想象的光景。

也是,最不可思议的。

Whiskey 威士忌

成熟。醇厚。透亮。微凉。温润里深喑的沉稳。

琥珀色般柔滑的光泽。酒光里的叠叠模糊不清的虚影。漫过咽喉时感性的嘶哑。

还有犹如G市每一个夏季下过雨的黄昏里,积雨云带着乌灰的白飘忽不定。黄少天会在偶尔的小憩里醒过来,窗帘后渗进来一点点光晕,几乎感觉不到和晚上有什么不同之处,那时候他侧过头就可以看见喻文州在书桌前写着什么东西,眼睛里浮动着明灭的光斑,瞳孔里沉淀着几近透明的蓝色。

虽然把酒和职业选手扯在一起不太合适,但黄少天的确看过一篇爆料职业选手和酒的那些事的帖子,后来就不知怎的讨论起每个选手像哪一种酒,帖子里愈加沸沸扬扬起来,很多人刷屏回复道:“喻队当然是威士忌不服来战。”甚至有人把威士忌口感方面的资料截图发了出来。现在自己再想去找,帖子的链接早就失效了。

黄少天也是一年尝不到几次酒味,更别提什么威士忌。而当他回忆起那些沉默的黄昏里喻文州止步于一片模糊的琥珀色的瞳仁时,那片撩人的光,也的确像是醇厚的酒一样流淌着。

或许那也是尚未尝到的,威士忌的陈酿的香。

Ecstasy 狂喜

粉丝提问:“喻队有没有特别开心的时候?”

虽说喻文州每次露面都是一副微笑的表情,粉丝高呼我喻队苏遍全联盟,但八卦之心还是人皆有之的。做队长是要以沉稳为重的,所以连蓝雨众人也不好说自家队长真的狂喜起来到底是什么模样。

而当第六赛季时,蓝雨夺冠。屏幕最后出现荣耀刀剑相交的标志,颁奖时,所有热烈的喝彩和响亮的掌声犹如夏天铺天盖地的雨声一样涌过台上蓝雨的各位的耳畔。

或许这就是一生仅此一次的体验了。喻文州手捧奖杯,连他自己也无法描述那时的心情,无数情绪油然而生,但是他分明地记着那份无言而喻的喜悦感。他原本幻想过很多很多次夺冠时的场景,但是事实发生时他却表现的如往日般镇定,又或许所有欣喜都深藏在心底的暗流下。喻文州第一次希望时间慢一点再慢一点,最好不要停止。

这就是喻文州足以铭记一生的荣耀和喜悦。

Nosegay 花束

“有些人会将矢车菊贴身存放,等到取出来的时候,如果矢车菊依然保持原样花瓣没有损伤,就意味着将预见很重要的人或事物。所以它的花语也有一句是遇见。”

今天是喻文州第一次去蓝雨的青训营。而他临走前,看着花瓶里翠蓝的矢车菊,鬼使神差地摘了一朵放在衬衫胸口的口袋里,转身出了门。

一路的堵车让时间迢迢而去,显得意外的漫长,到达青训营,介绍,熟悉训练的环境,最后回到分配好的宿舍。他在拿出准备好的笔记本后,再次小心翼翼地摸出那朵矢车菊,花瓣依旧平坦而娇艳,是不失妩媚的亮蓝色。

喻文州把花夹进笔记本的第一页,有一瞬间他若有所思地想起了什么,又或者什么都没有。窗外的光慷慨的洒在花朵上,每一寸脉络都分外明显。

他还是合上了本子,那抹蓝色像是在暗示着什么,是往后即将遇见的毕生难忘的东西吗?一如以后他梦里始终飘忽的颜色。

门被静静地打开,有谁走了进来,他转过头,眼睛里光影流转,与什么可期的光景,有着意外的重合。

Zilch 小人物

某日黄少天看见某个对喻文州作出如标题评论的游戏玩家,立刻开着小号配合文字泡大军把那家伙刷回了白板。

Hint 暗示

“1 2— 1,2— 1 2— 2—”

“1 2— 1 1,2— 1 2— 2—”

“2— 1 2— 2—,1 2— 2—,2— 2— 1 1”

来自黄少天的三行情书。

Ode 颂歌

常青颂里唱着:

“The stories of our hands explain

我们的故事默默铭记 

A common bond that must remain. 

那共享的情谊,心中的灵犀 

Though we are gone-- 

我们虽然离开--- 

We are the grass, we are the rooms, 

但我们是这里的青草,这里的高塔 

The silent marching that resumes

是悠扬,骄傲的歌声里 

Its slow, proud song. 

沉默前行的步伐 ”

这就是喻文州最后退役时的发言,漫长的静默后,全场掌声有如惊雷。

他已经看过很多次这样的场景了,而这大概就是最后一次了。为荣耀,为坚持。

Unbosom 吐露心事

这就是酒醉之后的故事了。




2.10 你的荣耀还在远方 

喻队生日快乐!

[能和喻队一天生日真是太好啦啦啦啦啦(/≧▽≦)/

迟到了对不起  赶上情人节这天才发来生贺可见我是多么手癌诶……

评论(3)
热度(26)

© 转朱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