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鸢尾,旧圈名Gloria。有点儿懒散有点儿随遇而安。爱墨水和纸笔不爱说太多的话。
“以及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职/主江周江】玻璃旅途Ⅳ 番外

这里鸢尾   

这章是第四章的番外   西皮是伞修橙   

===================

CP  伞修橙

1.   2.   3.   4.

 

残阳锋利地刺破身后的窗棂,但天空外依然是绚烂如最肆意绽开的花朵一般的红色,像极了明艳动人的佛朗明戈舞娘鬓角间的石榴花,和秋水般顾盼的眼眸。这些美丽点燃了所有掩在不知名的飞鸟翅影下的灵魂,映衬着一整个儿漩涡一般的云层翻涌着上演盛大而怒放的戏剧。似乎是半透明的天空的伤痕轻轻横亘在黄昏的断层里,却仍是一处模糊而温暖的角落。

或许有许多事物都是如此,始终都保持着经年前微凉的情怀隐隐作痛,却不想在经世后温暖了时光的走廊。

而回望十年前,那个还可以少年相称的故人,在交错的光影里离去时的身形也是如多年一贯的挺拔颀长,暗哑流年光辉岁月都在思念的黄昏的眼眸里窥见了绝世的蜃景,留在年少紫红色的梦魇的转角。

 

等待的间隙变得异常漫长,叶修只希望等会儿试完千机伞能不耽误陈果的庆功宴就好。苏沐橙上了楼,他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呆在偌大的客厅里,闻到屋外小摊上荞麦面的香气以后越发觉得饿了,只好又摸出烟卷,点燃。

尼古丁的刺激没有让他生出多少干劲,他发呆地盯着透过院落里榕树的夕阳投射在墙面上的光斑,明灭地闪烁着,像是一碗慢慢熬成的雨水的潋滟,淡去了时间。
最后夹在指尖的烟卷上,因为燃烧得支撑不住重量的烟灰落下来,把他烫得猛然回过神来,只好身子向前在烟缸里摁灭了烟卷。
而把手伸回来时,手边打到了什么硬质的东西。
叶修眯起眼,终于注意到放在茶碟边的诗歌选集,被苏沐橙之前擦拭干净的封面上铜色的铭牌闪闪发亮。当他逐字把那一串外语书名翻译过来后,眼神里倏忽得如有风掠过水泽,犹如回忆里的一抹亮色像是白色的睡莲一样猝然浮现出来。

他微微握了握拳,骨节显得分外分明。
半晌后,叶修从沙发上支起身子,一边口里哼着愉快的小调,晃晃悠悠地走上二楼,一边把手插在衣兜里,摸索着确定那个东西还在口袋里。

二楼正数第三个房间,是苏沐橙的卧室。
诶,沐橙啊,在不在?
叶修屈起手指不紧不慢地在门扉上敲了三下,唤了一声屋里女生的名字。门从里面被拉开,苏沐橙一手扭开门把,一手把垂下来的头发捋到耳后。

她的头发原本带着浅淡的棕色,可是在身后窗外夕阳的映照下,却恍惚得显出一种温润如玉的明亮的橘色。

就像每次在深重的梦魇里反复咀嚼着过去时光时想起的,故人的颜色。

 

叶修,怎么了?
忘了把这个给你了,喏,看看吧。
递到苏沐橙眼前的,是一封米白色的信笺。
苏沐橙拿过来掂了掂,信笺很厚实,纸面上尽是各种不同的笔墨颜色和字迹记录下来的驿站的名称,边角也有了些磨损。显然这封信是从远方的那位寄信人的手中,辗转多处才送来了这里。
但是只有右下角那个熟稔的寄信人的名字,让眼前这个相识多年的女孩眼里的温度,重新升到一个他人几乎从不知晓的顶点,像现在那面书架上不可泯灭的灼热的光斑,更像经年后泯于尘世的珍宝一样熠熠生辉。
叶修看到眼前的女生露出这样温水般的神情,抬手拍拍她的肩。
我去拿剪刀。苏沐橙抬手擦擦眼睛。
她转身往屋子里走去,盘绕在颈窝里的长发顺势滑落,划出好看的弧度。
哎哎,我进来坐坐没关系吧。叶修倚着门框问。

那就坐在那个靠椅上吧,别坐在床上就行。苏沐橙说。


信封被沿着边线剪开,从里边滑出了几十张绘有不同地域著名风景的明信片,那些只能从书页和吟游诗人那里得知的不常见的景色,也就一一呈现了出来。
边陲小镇布尔斯的酒吧里,微醺迷离的光线是威士忌般厚郁而透亮的色泽,谱曲成笔下流淌而出的娟秀的十四行诗;

一线峡谷里,于清晨时分降临的乳白色的微光犹如大天使失落的的羽毛,精致地描摹着峡谷的轮廓,滚落了素淡薄凉的金边;

千波湖上泛舟恰逢梅雨季节,淅沥的雨幕落在湖面上升腾起氤氲的水汽,草木黯淡,耳边响起的是旧人重逢时久违的謦欬;

落日瀑布下,一对年轻的情侣牵着手走在一座木桥上,他们的头发都是罕见的淡金发色,却一点儿也不显得轻浮,反倒透着那些古老的贵族一样的尊贵优雅,把潮湿的林荫小道都点亮了……

还有很多很多,更多更多。

明信片后,都有不少对游历的记录,最后一行无一不是“勿挂念,安好。”接着画的一个简单的笑脸。
苏沐橙一张张阅读着,这些亲切的文字就像燎原的火光一样照亮了她的瞳仁,她感觉到时不时会有水汽涌上晶状体。

叶修看着他也没再说什么——其实什么都没必要说。十几年的相处让两人都已有了相当的默契,无论是战斗还是生活,似乎灵魂间都生出了一道小小的缺口。

而对那位久未归之人的思念,也已不是语言就可以轻易铸造的了,唯有在缄默时的轻微的一颦一蹙才最真实。

 

他翻翻捡捡,最后从明信片里抽出信封,抖了抖,一张额外的信纸就飘出来落到地上。

他弯下腰拾起来,靠着椅背懒懒地浏览上面的文字。而读到某些字眼时,释然地笑了起来。
哥哥他写了什么,让你笑得这么开心啊?
看看呗,你会喜欢的。叶修把纸递过去。
女孩把椅子挪到并列的位置上,接过信纸。她的眼光接触到那些字的瞬间变得更加明亮,如同点燃的清澈的琉璃灯。

一行行跳跃着细碎的光斑的问候语句,犹如蒙着蛛丝灰尘的时光胶卷开始再次转动,将十年前的那片光景再一次完美地衔接在了一起:她的哥哥背起包挥手启程,告别时轻松的语调,眺望远方的眼神那么明晰犹如北极星,消失在熹光的衍射里的身影如青稞一般坚韧,生出一种奇异的生动,还有自己在当与哥哥告别时,他揉着自己发顶的掌心里固守的温度。
叶修侧过头,望向窗外远处的南山间的晚霞绚烂不曾坠落。


哥哥他……准备回来了呢。

你哥这家伙居然舍得回来,一晃不管不顾就这么过了十年。
别告诉我你不想他啊,没用的。
大概吧。
叶修回答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挠挠头发。

 

你有看见那本草绿封面的书了吗?苏沐橙突然问。

嗯。当初你哥买给你的。

哥哥那时还以为我会当个学者呢。她莞尔一笑。结果却是和你们一样的道路。

不开心?

瞎说。苏沐橙用手肘捅捅他。我有摆一张不开心的脸吗。

也是。

苏沐橙把信笺搁在腿上,歪头,轻轻地枕在叶修的左肩上,捏住他的衣袂,披在肩上的外套下露出她纤细的手腕。
碰到鼻尖的是衣料上缱绻的烟草叶子的气息,但一点也不呛口。


太好了。


女孩半晌后轻轻地开口,声线带着微妙的沙哑,却意外的好听。
是啊。叶修伸出手,揉揉苏沐橙锦缎样的发顶。

恍惚间他就回想起那些真的很快乐很无忧得不容置疑的时光,和回回梦里那个明媚如斯的故人眉眼。


真是太好了。 



评论
热度(5)

© 转朱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