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鸢尾,旧圈名Gloria。有点儿懒散有点儿随遇而安。爱墨水和纸笔不爱说太多的话。
“以及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职/肖戴】好姑娘 上篇

.写给每一个佩戴着以时光为胸针的好姑娘.

========================

戴妍琦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普通又特别的好姑娘。

戴妍琦喜欢甜食,尤其是绵软的那种;

她喜欢晴天胜过雨天,喜欢秋季胜过春季;

比起一瓶瓶玻璃装的汽水,她更喜欢曾经家门口的小店里,用一块钱就能买到的大杯奶茶;

她能记得初中的上学路上有十七棵优雅的梧桐树,却总把自己老爸的电话号码搞错;

冬天的时候,她会偶尔盯着楼下的小雪人抱着热水袋发呆,而在仲夏里,她会穿着棉布裙子蹦跳着穿过窄窄的小巷,踩碎了一地镜子般的光斑;

她是在W市的一条老街区里长大的,左邻右舍都喜欢这个笑容可爱性格活泼的小姑娘;

她记得阳台上曾养过一盆波斯菊,在小学毕业那年,她把那盆花送给了一个后来再也没见过面的好友;

她为赶晨读,曾在街角买过两个茶叶蛋,第二天她早起,买了一碗面和一杯豆浆,在晨雾里踩着湿冷的柏油路慢悠悠地踱步;

她在一位好闺密十六岁生日的时候,送了一个埃菲尔铁塔的小型模型作为生贺,后来那位闺密居然真的在大学毕业后,拿着越洋的机票二话不说飞去了巴黎,烫着妩媚的波浪卷发走过凯旋门和香榭丽舍大街。她发消息时对戴妍琦说,巴黎那儿啊,就连呼吸的空气里都带有咖啡豆和香水的味道……


戴妍琦在父母眼里应该也算是个乖女儿了,自小家庭谨慎物质生活不赖,古灵精怪,人缘也不错,成绩也算良好且平稳,这些让父母也放下一个悬着的心。

除了她跑去了雷霆战队,还当了一个谁都没想到的荣耀职业选手。

刚进战队的一段时间里,戴妍琦和父母僵得像西伯利亚的大冰碴子,她只好三寸不烂之舌各种好话十八般武艺轮番上阵就差没有坑蒙拐骗了,最后总算是把刀子嘴豆腐心的父母好说歹说给攻克下来了。结果打完了一场脑细胞集体死亡的战役,戴妍琦在战队里的训练成绩下降了,小姑娘的自尊心也不输别人,向前辈们主动请求能不能让她平时加个训什么的,队员们对女队员这一联盟里的珍稀物种就关爱有加,更何况是戴妍琦这种可爱系的女孩子,大手一挥就答应了。

只是偶尔,在某个不透光的黑夜里,戴妍琦陷在一片柔软的被褥中时,还是会向上天祈祷能不能赐给她一个外挂,让她技术精进得快一点儿,最好还带着MAX超必杀。每每想到这里,戴妍琦都会暗念,罪过罪过,上天你就当刚刚耳聋了一下,我会自立自强的。然后翻个身,沉沉好眠。

但也许上天真没把自己当聋子,因为他无偿地送来了一个外挂,别名肖时钦。

肖时钦那时候队长的椅子都还没坐热,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他也暗地里寻思着做点儿事树立一下自己的威信。所以肖时钦瞧着戴妍琦这个认真积极,却还是每天盯着训练成绩愁眉苦脸的小姑娘时,就确定自己找到目标了。

后来戴妍琦总是吐槽,这一点儿也不符合八点半档里男女主角相会的一贯剧情啊队长,当时我在你心里地位也太廉价了诶。自家队长听后,就会轻咳一下,说小戴啊,你的新训练做完了没啊?



评论(1)
热度(19)

© 转朱阁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