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是鸢尾,旧圈名Gloria。有点儿懒散有点儿随遇而安。爱墨水和纸笔不爱说太多的话。
“以及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全职/肖戴】好姑娘 下篇

.写给每一个佩戴着以时光为胸针的好姑娘.

上篇

========================

 接着发生了很多事,多得像银河间旋转的恒星,多得像滴满了池塘的露水,多得像童话故事中住在城堡里的公主怀中宝盒里的各色宝石,多得戴妍琦没法一个接一个回想起来。人的记忆力原本就有限,这个是不可否认的,好似草木的岁岁枯荣新旧叶互相更替。

戴妍琦也一样,她的个子又变高了,衣橱里新的战队服加了一个码子,桌子上多了几罐简单的化妆品,在夏休期里还跑去理发店拉直了头发烫了梨花烫 ,和肖时钦视频聊天时他调侃说小戴你是不是打算夏休期后艳惊四座?戴妍琦在屏幕前嘟起嘴说,队长你对我的新发型有什么意见吗。对方摇摇头,笑道怎么会,小戴你挺好看的。

肖时钦转会去嘉世战队的那段时间里,曾给戴妍琦寄过一盒夹心巧克力。寄过去之前,肖时钦还把盒底的价格标签被细心地撕去了,盒子上贴了张生灵灭官方的周边便签条,嘱咐她晚上吃了记得认真洗口。絮絮叨叨地写了一大堆,和在雷霆时的形象没啥两样。

戴妍琦在晚饭前尝了一个,巧克力夹心甜腻的口感一瞬间让她打消了吃晚饭的念头,胃口全无,她暗想队长你怎么去了嘉世以后味蕾就和常人不一样了,太甜啦。

甜到都有些苦了。

而在给肖时钦发消息的时候,戴妍琦还是只说了谢谢队长的好意啦,巧克力很好吃哦,队长也要注意休息。语气如往常一样轻松鲜活。

毕竟现在她能向谁吐槽自己的想法呢?戴妍琦就算是个再怎么讨人喜欢的小姑娘也会有自己的烦心事,自从她踏进荣耀这个圈子后交际圈就像全盘刷新了一样,从前的朋友不知道自己的委屈,现在的队友又与自己深有同感,再次强调不过是加重了队伍里沉重灰暗的氛围,无异于作死。

肖时钦呢?他现在可是嘉世战队里的一员了,以前他还会宠着自己一点儿,在自己不开心的时候像邻家哥哥揉着自己的发顶安慰她,现在队长和队员这层关系却被转会合同划分得一干二净。戴妍琦难过凝视盯着手机发烫的屏幕又不知道能不能给他打电话,只好傻傻地盯着那十一个简单的数字,然后悻悻地关掉手机,在眸子里的那一片昏暗的深灰色之中,再也没有光。

她已经是个大姑娘了,却还想继续做个好姑娘。

结果兜兜转转,肖时钦还是回来了雷霆这个永远为自己敞开大门的家。虽然他没有带着冠军的桂冠归来,但也比那时的茕茕孑立和不求解的困惑要好的多,眉眼也越发地坚定了,好像他们缓缓地穿过了一条时光缄默的走廊,饮了一碗时光熬成的雨水,耳边经由了旧人如铃的謦欬,接着一切又还原了。
庆归宴上的饮料都不含酒精,戴妍琦就敬了肖时钦一杯雪碧,故作严肃道队长你可不能再抛下我们了,肖时钦摆手说放心吧一定不会的,还被其他几位前辈勾着脖子搂着肩膀摇得东倒西歪的。她看在眼里憋不住笑了出来,说你们别趁机占队长便宜呀。大家痛痛快快地和肖时钦一起碰了杯,雪碧的泡沫洒了出来,戴妍琦的眸子里亮晶晶的,宛如晨光。

宴席结束后,戴妍琦拖拖拉拉地走在最后,她慢慢地呼吸,就像把寒凉的微光吸进肺里,大风四处游荡,熄灭了四周的霓虹的萤火,晚风的天鹅绒般的裙袂轻轻地吻过她的额头,绕过脖颈时柔软地撩起她的头发,却像是铡刀一样单薄而锋利。

前方的雷霆队员都勾肩搭背地大步向前走,还不时嚷着什么。

肖时钦走在这群人的最前方,影子在一盏盏路灯下被拉扯得颀长,真真切切像个带领战队入场的队长。他们还可以走得很长很长很远很远。

这场在她心房里绵延千里的噩梦……现在终于结束了。

今年夏休期伊始时戴妍琦出了摊子,展子结束的时候肖时钦来接她,小姑娘就一边跟在自家队长身后一边刷微博,最后被对方抢走了手机,肖时钦说小戴这样是很危险的,而且对眼镜也不好。

那好吧。戴妍琦仰起头,望见夏天里永远一尘不染的透明天空,好似混合了过多水分的天蓝色水彩,在她的头顶浮动着白色的莲花一般的干净气息,清澈异常。

队长。她扯了扯肖时钦的衬衣。下次出本子的话我就照着你的原型描好不好?

小戴你这算是侵犯个人名誉权了。

那就算喽。戴妍琦耸耸肩。

见肖时钦仍是一脸不信任的表情,戴妍琦戳戳他的腰,嫣然一笑道啊咧队长难道不信我吗?

就算你写了我也不知道啊,小戴。身高高自己一个头的男子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拉杆,招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不会啦我保证不会写的,队长你要信我。戴妍琦扯了扯她的肩包带子,莞尔一笑。

我可是个好姑娘。 

                                                                                                


评论
热度(20)

© 转朱阁 | Powered by LOFTER